硅酸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硅酸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老罗约战王自如企业和媒体能否做朋友

发布时间:2020-03-10 11:04:20 阅读: 来源:硅酸盐厂家

A5交易A5任务 SEO诊断淘宝客 站长团购

文/阑夕

罗永浩约战王自如,不管8月27日的终究胜负如何,最大的赢家永久是旱涝保收的直播方优酷。很多人认为Zealer取得过小米的投资,就天然丧失了第三方手机评测的公正和客观,但是另一方面,优酷也是罗永浩一直选择的主场从《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创业故事开始》,罗永浩与优酷的人情关系就已十分密切但是却鲜有人质疑这场对话是不是具有不对等性。

媒体的内容,可以粗略划分为两种:1为新闻报道,主要用于出现事实,虽然可能会有一些总结性的陈辞在内,但是整体而言,是倾向于客观立场的;还有一种,是新闻评论(或社论),西方传媒称之为Editorial或是Leading article,通常以个人视角所谓的个人,有时是总编辑,有时是约请而来的佳宾来对新闻进行解释,这类评论是需要表态的,而且其价值就在于主观的意见输出,而媒体则会声明评论内容是个人观点,其实不代表媒体本身对其赞同。

媒体的严谨与个性,就表现在这两种内容的运作上,前者确保了行业制度,后者掘出了发挥空间,全部媒体行业也才得以达成统一的价值观(求真、求快、求全),同时又没有沦为千篇一律的通稿机器。

媒体被赋予了强烈的道德属性,但是媒体本身又是1门生意,所以在面对企业时,媒体经常会堕入矛盾的地步:在经营上,媒体需要企业,而在运营上,媒体排挤企业,这类平衡之道的难度,其实不亚于戴着脚镣舞蹈时的权衡取舍。站在企业这边,一旦投入,必定有图回报,这是商业文明利益来往的基石,亦不希望媒体能够豁免于外。

前段时间,我与一名企业公关和一名媒体主编吃饭,出于半开玩笑的目的,我说如果排开商业交易不谈,你们两家能不能做朋友?不料他俩异口同声的说固然可以、为何不能,我接着往下问,你们对朋友的标准是什么,这才摸着温情背后的獠牙

企业公关:朋友就是交情,能够相互体谅,不会落井下石,你既然认我是朋友,就应当凡事好商量,不能做一些让我下不了台的事儿,我这边能帮你的,也肯定不会含糊。我跟你关系这么好,你还当着他人的面指着我的鼻子骂我,这是演哪出呢?

媒体主编:朋友最重要的是尊重对方,无论是文化、职业还是身份,不能说你有难处,就要朋友违背原则牺牲他的坚持来迁就你,这恰恰不是朋友之间的相处之道。你把我当朋友了,那批评就是批评,你要不把我当朋友,那末所有的批评,才都是黑。

混在江湖,谁都不容易。

放到如今已成燎原之势的自媒体这档口,其实事情更加简单。大多数自媒体的内容生产,其实都属于新闻评论而非新闻报道,同时自媒体又集媒体品牌和观点立场于一身,所以企业更容易认为自媒体是一黑俱黑,而公众也乐于根据自媒体的结论偏向与自己进行交叉比较,最后大咧咧的给其贴上枪文或黑稿的标签。

洪波(keso)之前就在他的Donews博客上悬挂着少跟我提客观的条幅,告诫所有读者,自己就是在表达主观意见,爱看看不看滚。另一方面,客观就是对中庸的推重,赞誉过后,必定要塞进来1句但是,为了中和而批评,当心推敲面面俱到。不过,魏武挥也写过一篇文章,大意是自媒体的主观可以分为理性主观和感性主观两类,区分在于是不是通过了理性的方法来取得结论,提倡读者应当看的是方法,而不是结论,但是明显,这是学者做研究的姿态,愿景非常美好,只是落不了地。

越是提倡快速浏览、简单思考,就越是会有逢迎这类需求的媒体产生,一个例子是,腾讯门户砸了上千万本钱做严肃浏览品类的大家,其微信的每天浏览量还不如腾讯内部几个编辑孵化出来的大号,后者只是将每天的新闻串烧起来,添加一些俏皮性的语录,广义上的影响力就已远胜大家里的那些大家。

所以回过头来再看罗永浩,王自如曾在魅族 MX2的评测上也给出了许多批评意见,遭到魅族用户的群攻,彼时罗永浩连续转发三次,盛赞自若靠谱,并说这么客观、靠谱、专业、好看的评测,在魅族的脑残粉看来,也是王自如竟敢黑我大魅族!一年多的时间过去,当王自如的评测终究戳痛罗永浩的产品,罗永浩的话也就变成了自若的黑是包裹在专业、客观、技术流、用数据和事实说话的假装之下。

前段时间,阿里的一个公关总监在微博上声讨某自媒体人,其罗织的证据居然是该自媒体人的亲属在阿里的竞争公司工作后来也被澄清指控中的亲属关系纯属子虚乌有这类诛心的程序,无异于自证愚昧。我在微信里说阿里猥琐而全无专业,听说让阿里的公关十分生气。后来,马云猎鹿被推上舆论热门,我写了篇文章,认为马云实属蒙冤,公众谴责马云,是基于无知的条件发射,当晚,又有一名并未深交的阿里公关发来短信,满言感谢。我相信,无论是生气,还是道谢,这些公关其实都没有认真读过文章,而只是从结论方向作出敌友判断,同时,正是出于这类功利主义的尺度,企业仿佛永久也不可能和媒体交上朋友。

我都把你当朋友了,你为何还不跪舔我,这句话里,有多少情深意切,又有多少来势汹汹?

成都到日照物流

成都到临汾货运公司

成都到百色物流公司